抹掉一宗杀人案有多简单?
admin 实名认证 发表于:2019-6-24 12:26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185

马上注册,发布广告。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注册

x


小时候看电视剧《包青天》,有一出《乌盆记》的戏显得特别不同,跟其它公案故事相比,这出戏已经不止是刻意为奇那么简单,其剧情之玄幻简直像个Bug。一个人被害后焚为灰末,继而被凶手烧制为洗脚盆,竟然还能以魂魄藏之于盆的方式伸冤得雪。这的确是验证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给了我们以生而为人我很光荣的坚定信心,让人感到正义从不缺席的畅快,但破案的这逻辑怎么看着都别扭,就好比总有人认为是袁隆平让我吃饱饭撑得码这篇帖子。

跟《乌盆记》的浪漫处理不同,《金瓶梅》处理这样的命案故事颇为过分,他给了大家一个便秘似的结局。

话说有扬州有个苗员外被家仆苗青勾结黑恶势力陈三、翁八谋财害命于船上,不料跟随苗员外的另一家仆安童挨了一棍落水未死。整部《金瓶梅》好人不多,安童就是之一,且是咬定青山不放口地要为主人伸冤报仇。

因为有目击证人,所以案情并不复杂,安童很快就把陈三、翁八告到了清河县夏提刑那里,也没等用刑,两个黑恶分子见安童在场就全招了。

罪魁苗青消息灵通,“常言道: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苗青以一千两银子求助西门庆,结果两个黑恶分子“问成强盗杀人斩罪”。

可这安童却不服,还要往上告。认真讲,这苗员外又不是你亲爹,主仆关系一场,犯的着这么较真么?而且此案至今又不见苗员外尸首,西门庆不定你个人口失踪案就不错了,又拿了两个强盗抵命,你安童还有什么不见好就收的?相信西门庆也是这么想的吧,因此这么一宗命案似乎便如此抹去了。

不料天底下就是有这么较真的人,安童这回是学聪明了,直奔山东省巡按御史曾孝序而来,那“极是个清廉正气的官”。可有个问题不解决这个案子就不好办,苗员外的尸首到底在哪?

于是又引出了一个稀里糊涂的案件。话说阳谷县有个办事糊涂却自诩刚方不要钱的县丞,当他往清河县城西河边过时,“忽见马头前起一阵旋风,团团不散,只随着狄公马走”,于是便派了公人跟着旋风走,结果居然在一座寺庙旁挖出了被和尚们从河里捞出埋葬的苗员外尸首。当你觉得这似乎又是一出《乌盆记》似的冤魂向清官传信的套路戏码时,这个狄混子居然一口认定是寺庙和尚谋财害命。直到安童把案子捅到了巡按那里,当场认尸,两案才合为一案。

看到这里是颇令人失望的,《金瓶梅》这样的伟大的世情伟著怎么也可以语怪、力、乱、神呢?如此情节精妙的杰构怎么也可以有如此Bug呢?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找到苗员外的尸首吗?

后来我才知道,还是我太年轻了。其实不论是《乌盆记》的作者还是《金瓶梅》的作者都不至于不知道这样的破案过程有点扯淡,但倘若结合现实来看,只怕很多受害人尸首的发现方式比苗员外还要离奇,现实远远要比小说更玄幻。文学理论中有一条说“艺术源于现实但高于现实”,此刻我总觉得未必。

曾孝序对此案不可谓不尽心,他不仅要一查到底干翻西门庆、夏提刑等地方恶霸,更要一查到顶直指权奸蔡京。可正如星爷电影《九品芝麻官》里说的,做贪官要奸,做清官更要奸,不然怎么斗得过贪官?曾孝序说到底还是斗争经验不足,不仅没能一查到顶,连一查到底都没做到,他的参本压根就没送得到皇帝那里,反倒他自身最后被蔡京寻了个茬整得很惨。



至于苗员外一案的结局,因曾孝序不久后调离山东,又来了个宋御史,很快便与西门庆打得火热。闹腾腾了一场,这事也就被彻底抹了去。新官不理旧账,谋财害命的恶仆苗青自此摇身一变成了扬州的正宗苗员外。

关于整个命案,一个正直的高官如此用心,既没做到一查到底更没做到一查到顶,用蔡京的管家翟谦的话来说就是“随他有拨天关本事也无妨”,而且你不能说没人对苗员外的死负责,至少杀了两个行凶的强盗吧,可主谋却依然逍遥法外,是不是像极了便秘?这才是现实主义的如椽巨笔。

发广告请联系,电话/QQ/微信:13272849992
条评论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高级
egvig egvig 发布于 2019-8-23 15:33 | 阅读全部
一起交流!楼主给咱们提供机会了












代发工资
发广告请联系,电话:13272849992(微信同号)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相关推荐